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
公眾號

饒益有情戒

155
概述:
饒益有情戒是菩薩戒的一種,修學大乘佛法的人,修起了菩提心以后,就應該受菩薩戒,并且不能犯戒。本課介紹了菩提心、菩薩戒的種類及重要性,講解了十一條饒益有情戒的具體內容。
2016-06-07
作者:慈誠羅珠堪布
點擊數(9559)
分頁閱讀
全文閱讀
分頁閱讀
全文閱讀
手動
開啟自動
自動
開啟手動
添加書簽
添加書簽
跳至書簽

一、總義

很多學大乘佛法的人會去學《入菩薩行論》。《入菩薩行論》是所有大乘關于菩提心的論典當中,最殊勝、最有價值而且最完整的一部論典。學完以后,基本上關于菩提心的修法、菩薩戒等相關知識都懂得了。在《普賢上師言教》等許多大乘論典當中,也介紹了菩提心的修法。

但如果沒有實修菩提心,則即使把《入菩薩行論》等論典從頭到尾全部背下來,菩提心在我們日常生活當中所起的作用還是微乎其微。

菩提心有兩種:愿菩提心和行菩提心。還沒有真正的行動,只是有一種心愿:為了度化一切眾生,我一定要成佛,叫愿菩提心;有了愿菩提心以后,就可以稱為菩薩了。

因為每個人慈悲心的力度都不一樣,所以愿菩提心也有三種不同的層次:

第一,最殊勝的發心,是牧童似的菩提心。

牧童一般會讓牛羊走在前面,自己則跟在牛羊后面。此種發心的人大悲心非常強烈,根本不關心自己成不成佛,一心一意想讓輪回中的一切眾生成佛。發誓當所有眾生成佛以后,自己才成佛。雖然自己留在后面不成佛,也不一定有緣度化輪回眾生,但在強烈的大悲心生起以后,會生起這種殊勝的心愿——眾生沒有成佛之前,自己不成佛。

當然,這種心愿其實并不會實現。就像釋迦牟尼佛當年也發心:只要輪回當中有一個眾生存在,我就不成佛,而要竭力去度化未成佛的眾生。但釋迦牟尼佛卻提前成佛了,并利益了更多的眾生。因為殊勝大悲心的力度很強,所以會讓他快速成佛。這是自然規律,就算他不想成佛也沒有辦法,因為成佛的因緣已經成熟了。

第二,船夫似的菩提心。

開船的船夫最后會與乘客一起到達彼岸。同樣,有些人會發愿:我既不愿意走到眾生前面,也不留到眾生后面,我要與所有眾生一起成佛。

這個愿望也不可能實現,因為輪回當中的眾生無邊無際,無論怎樣去度,永遠都有未度的眾生存在。佛菩薩每一瞬間都在度化無量眾生,仍然無法度完所有眾生。盡管如此,我們仍然要迎難而上,發誓度盡天邊無際的眾生,即使能力有限,也盡力而為,能度多少度多少,總有眾生被我們度化,這也證明了菩薩心愿的不可思議、廣大無比。

第三,國王似的菩提心。

就像國王是自己先擁有王權之后,再利用手中的權勢去幫助、護持民眾一樣,這種菩薩是發愿自己先成佛,然后再去度化所有眾生,這個愿望是可以實現的。

這三種不同的菩提心,都不是發心度一部分眾生,也不是發心能度多少就度多少,而是度盡所有眾生。這樣的決心和勇氣來自于大悲心。

無論是在家人、出家人、富人、窮人、有地位的人、沒有地位的人,只要具備其中任何一種菩提心,從此就可以稱為菩薩。我們不能認為,菩薩是神仙或是念經念得多與受戒纖塵不染的人,其實只要有了上述菩提心的人,就是菩薩。

我們一定要爭取即生證悟,實在不能即生證悟,至少也要修成出離心和菩提心,這樣就有了非常好的基礎。如果當了一輩子的佛教徒,卻連出離心與菩提心都沒有,那這一生就算是白活了。

菩薩戒與居士戒和出家戒等小乘佛教的別解脫戒不一樣。小乘戒受持的時間,是盡形壽——從守戒之日到今生死亡之間,而不是生生世世。一旦死亡,戒體就自動消失;菩薩戒則是從受戒之日乃至成佛之間,即使死亡,菩薩戒也不會消失。依靠菩薩戒的引發力,下輩子就有可能會投生到有大乘佛法的地方,并找到具德的大乘善知識。即使沒有找到善知識或大乘佛法,菩薩戒也會發揮作用,讓具戒者自然而然就具備大悲心與菩提心。

關于這一點,過去也有很多公案。有些學小乘佛教的修行人,雖然他所處的環境是小乘佛教的環境;傳法的上師是宣講小乘佛教的上師;接觸的道友也是修持小乘佛教的。但這種人卻具有與生俱來的慈悲心與菩提心。如果我們即生好好修持菩提心,以后的生生世世也一定會越來越好。

過去的上師們說過:我們雖然在這一生當中沒有修出真實無偽的標準菩提心,只有造作的相似菩提心。即便如此,我們下一世也能度化像整個世界的人這么多的眾生,這就是菩提心的力量。

菩提心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,所以藏地有些大乘上師會在一生當中宣講幾百次《入行論》。可以說,在某種程度上,菩提心是萬能的。從消除罪障的角度來說,在菩提心生起的一瞬間,我們從無始以來所造的五無間罪等罄竹難書的罪業,都有可能連根拔除。就算沒有徹底消滅罪業,也不會讓我們墮地獄太久,蒙受不可堪忍的痛苦;從積累資糧的角度來說,只要菩提心一生起,就能積攢無量的資糧。正如《入中論》所說:“聲聞中佛能王生,諸佛復從菩薩生,大悲心與無二慧,菩提心是佛子因。”如果沒有菩提心,世上不會有任何一尊佛。只有發了菩提心,才能最終成佛。即使是八地菩薩,如果沒有菩提心,就會永遠安住于禪定狀態而出不來,這樣也就不能成佛。因為八地菩薩斷除了所有的我執,他的禪定境界非常寂靜,沒有任何障礙的,一旦他進入禪定狀態,如果沒有菩提心,八地菩薩的修行就會從此間斷,再不能往上發展。即便是成佛以后,假使佛沒有菩提心,則佛陀度化眾生的事業也會間斷。就像阿羅漢一樣,證悟了空性,斷除了貪嗔癡我慢,卻不會度眾生,所以菩提心與菩薩戒非常重要。

戒律要保持清凈,也只能依靠菩提心。阿底峽尊者的一位弟子曾問阿底峽尊者:該怎樣清凈戒律?阿底峽回答說:有菩提心就能清凈戒律。我們都是修學大乘佛法的人,修學大乘佛法一定要修學菩提心;真正修起了菩提心以后,就應該受菩薩戒,而且不能犯菩薩戒。

菩薩戒有三種:攝律儀戒、攝善法戒、饒益有情戒。

攝律儀戒中,包含了居士五戒,出家人的沙彌(尼)戒、比丘(尼)戒,以及按照龍樹菩薩儀軌所講的十八條或二十條根本戒,或無著菩薩所講的四條根本戒(詳見《慧燈之光》叁之“如何自受菩薩戒”)。大乘佛教、小乘佛教與世間法,以發心來判斷。有菩提心的人去受別解脫戒,則別解脫戒也會成為菩薩戒。如果沒有菩提心,只有出離心,則其受的別解脫戒就是小乘的戒;如果連出離心都沒有,只是為了享受人天福報而去受戒,則只能稱為人天佛法。

二、正義

此處要介紹的,是饒益有情戒,也即利益眾生的戒。

饒益有情戒有十一條,發了菩提心的人如果有能力去做這十一條,卻故意不去做,就會犯戒,只是罪過并沒有違反十八條或二十條根本戒那么嚴重,但也會犯一個細微的戒。

(一)幫助眾生

有兩種需要幫助的對象:

第一,需要幫助工作的。凡是比較有意義的事情菩薩就應該去幫助。有意義與沒有意義的界限是:間接或直接對眾生有害,或者是對眾生沒有利益的事情,都叫做無利、沒有意義;間接或直接對眾生有利的事情,都叫做有意義。

第二,需要幫助救苦的。幫助病人、殘疾人、精神病患者等等,比如看到眾生生病了,就去買藥給對方吃,或帶對方去看病,去醫院當義工照顧病人;看到動物生病了,如果有能力,就把動物送到獸醫院治病等等。在這些方面,有些基督教徒做得非常好。

雖然一個普通人做不出什么驚天動地的事情,但若能以偉大的菩提心作為基礎,點點滴滴做一些事情,也能成為大乘利眾之滄海一粟。

但是,幫助眾生不能以聞思修作為代價。如果放棄聞思修,去幫助眾生做一些不是很重要的事情。雖然表面上看來是在幫助眾生,是在做一件好事,但是實際上卻放棄了更重要的利生之事,從長遠來看,這是得不償失,對眾生沒有太大幫助。其實,真正發了菩提心的人的聞思修,就是利益眾生。

但是,除了聞思修行的時間以外,如果還有時間去幫助他眾,卻因為懶惰而不去幫助他人,就會犯戒。

人類從有史以來到現在,任何一種文化與思想體系當中,都沒產生和出現過菩提心這樣的思想。在大乘佛法里,行為的偉大與否,好壞之別,是以利益眾生為分水嶺,對眾生越有利,就越偉大。

(二)教化眾生

教化眾生,也即教給眾生各種方法。具體有兩種:第一,是教授出世間的方法。比如聞思的方法、修出離心和菩提心的方法、修禪定和證悟空性的方法等等;第二,是世間的生活和工作方面的方法。比如說,假如有人在做一些對眾生沒有什么傷害的生意時,經常出問題,搞得焦頭爛額、狼狽不堪,如果我們很清楚他的問題出在哪里,也有能力幫助,就要給他出主意,并設法幫助他。如果把別人的困難不當一回事,不愿施以援手,就會犯戒。因為這種行為已經與我們當初發的菩提心有一點沖突了。

(三)報恩

世間人也會說:滴水之恩、涌泉相報。凡是對自己有恩的眾生,都應該報恩。報恩有兩種:一種是對不求回報的對境報恩;一種是對希望得到回報的對象報恩。在菩提心基礎上的報恩,與世俗倫理道德中講的報恩有所不同:世間的報恩,多數是帶有禮尚往來,我敬你一尺、你回我一丈的想法,或認為某人對自己好是理所當然的,所以不需要自己報恩等想法;菩提心所攝持的報恩,是不求回報的,而且無論對方是否要求回報,都一視同仁、知恩報恩。

本來眾生都曾經是自己的母親,對自己恩重如山,所以我們理應對一切眾生發菩提心。哪怕眾生的微小恩德,也要盡力報答。若能養成這樣的習慣,對我們菩提心的成長會很有幫助。

(四)救災

災難包括自然災害和人為的災難。在發生地震、水災、干旱等各種災害時,大乘佛教徒應該帶頭去救災。作為佛教徒,在大災大難來臨的時候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是情理所在。能去災區直接救援就決不推辭,即使不能去現場,也可以通過捐款等各種方式來幫助受災眾生。大乘佛法一直都在強調利益眾生,如果僅說不做,那就是虛偽。

俗話說:磨刀不誤砍柴工。佛教徒也應該重視自己的修行,具有一定能力的時候,再去度化眾生、幫助眾生,則利益眾生的力度更大、效果更好,也是很有效的途徑。

打一個比方,假如東門著火了,井水在西門,自己又在城中心。若要救火,就必須先趕往西門去打水。如果慌不擇路,兩手空空地去往東門,雖然似乎是在趕往火災現場救急,但實際上根本起不到作用。而看似南轅北轍的前往西門,才真正是明智之舉。幫助眾生也必須具備一定的能力、條件與工具。

(五)消除精神痛苦

精神痛苦指失去親人、失去財產、失戀、失業等引起的焦慮、抑郁癥等各種精神病,現代人非常需要這方面的幫助。在這個問題上,佛教將來能起到很大的作用。大乘佛教徒在遇到精神病患者的時候,應該去幫助他們。在大乘佛法里,也有很多真正能解決心理疾苦的方法。這樣就能有效地幫助對方緩解各種精神上的痛苦。所以,佛教徒,尤其是學大乘佛法的人,應該帶頭去消弭眾生的心理重負。

(六)扶貧

根據自己的經濟條件,盡量去幫助那些窮困潦倒、一貧如洗的人。這也是六波羅蜜多當中的布施度。金錢的價值是解決貧窮的痛苦。而舍不得用,舍不得給的金錢等于不存在。有機會幫助窮人是很榮幸的,得到幫助的人也會很高興的。菩薩需要的就是讓眾生高興,這就夠了。

(七)給予依處

如果有人想依止自己,來求學或尋求幫助,而且是誠心的,就應該允許對方依靠、依止,但不能有任何自私心。依止以后,一定要給他創造學習和修行的條件,也要想方設法為對方解決生活問題。如果不能做到,則不讓對方依止也可以。

(八)隨順眾生

如果有人為了表示好感,而誠心誠意地送給自己一點吃的、喝的等小心意,或因為喜歡和自己在一起,而邀約自己,在沒有什么不便或不會對對方不利的情況下,就應該隨順對方,接受對方的好意,經常與對方保持來往,吃吃飯、聊聊天。并通過這種方法讓對方行菩薩道、走解脫路。

大乘佛教徒在隨順眾生的過程中,若發現因自己的言行舉止而給對方造成痛苦或不開心的時候,應如此觀察:以此痛苦或不開心能否令此人改邪歸正或斷惡行善,如果不能,就應隨順眾生,而不能使其痛苦;若能令其改邪歸正或斷惡行善,就不能隨順眾生,因為這樣才能最終利益對方。如果發現,自己隨順眾生的行為,雖然能讓對方暫時幸福開心,但最終卻于其有害的話,也不能隨順。以此類推,就能知道隨順與不隨順的尺度。

現在很多學佛的人就不懂得隨順,因為自己吃素,就要求全家都必須吃素,所以經常在家里鬧出矛盾,搞得全家都不愉快。其實,我們也可以隨順家人,吃三凈肉或肉邊菜,然后逐漸地引導對方取舍因果。但不能為了隨順家人,就去殺雞、殺魚、吃海鮮,這是原則性的問題,所以不能讓步。從大乘佛法的角度來講,諸如性質惡劣的殺、盜、淫、妄、酒等行為,會對眾生構成極大傷害,就不能毫無原則地隨順。除了這類事情以外,還是盡力隨緣。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,不隨順眾生是不對的。

佛教要與時俱進,佛教徒也應該融入社會,把修行與工作,學佛與家庭的關系協調好,不要搞得沖突四起,這樣佛教才能有發展空間。我們不能因為學佛就與社會格格不入,這樣就沒人敢學佛了。雖然從菩提心當中產生的一些行為會顯得與眾不同,但在沒有必要的時候,我們的外表應該跟大家一樣。佛教修行與生活不矛盾,但也要注意協調關系,融入生活。

(九)贊嘆入正道者的功德

看到別人有信心、布施、戒定慧和聞思修等功德的時候,要贊嘆和鼓勵,以令對方高興、精進。當然,如果贊嘆會導致對方產生傲慢等不良情緒,就可以不贊嘆。

凡夫的性格或習氣就是喜歡講自己的功德,而不喜歡講別人的功德。即使明明看到了,都避而不談。佛教,尤其是大乘佛教提倡要學會贊嘆、宣揚別人的功德,隱藏、淡化自己的功德。

(十)挽救入邪道者

在眾生造惡業的時候,應該想辦法挽救對方,令對方轉變。在保證自己沒有自私和嗔恨心的情況下,可以以慈悲心根據犯罪的輕重適當地予以批評或懲罰,但前提是為了對方好,哪怕僅有一點自私,所謂的批評與懲罰就會成為罪業,所以不允許。

如果見到別人造惡,卻不愿得罪人,充當好好先生,讓對方繼續干壞事,就是放棄眾生,如果這樣,就會犯戒。

(十一)用神通度化眾生

一般情況下,佛陀不允許宣講、示現神通,但在必要的情況下,可以用神通度眾生。假如對方看到自己示現神通之后,會對自己言聽計從,繼而斷惡從善,此時若除了利益眾生之外沒有其它理由,就應該示現神通去度化對方。假使有神通而不示現,就會犯戒。當然,如果沒有神通,則不示現也不會犯戒。

《百業經》當中,有很多這樣的故事:有些很野蠻的國王、軍官,在殺害一些阿羅漢的時候,無論怎樣勸告,都拒不聽從、一意孤行時,阿羅漢一示現神通,他們當即跪下來磕頭求饒、悉心懺悔,并從此成為虔誠的佛教徒。這就是示現神通的好處。

以上十一條戒,為饒益有情戒。除了其中最后一條以外,其他十條我們普通人也都可以做到。發了菩提心以后,利益眾生就是我們的工作,不需要媒體的宣傳,他人的夸贊,將來的回報,它就像吃飯一樣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。有菩提心作為基礎,我們做的任何利益眾生的事情,才能真正利益到眾生。我們的人生才真正是偉大、光榮、有意義的。

一、總義

很多學大乘佛法的人會去學《入菩薩行論》。《入菩薩行論》是所有大乘關于菩提心的論典當中,最殊勝、最有價值而且最完整的一部論典。學完以后,基本上關于菩提心的修法、菩薩戒等相關知識都懂得了。在《普賢上師言教》等許多大乘論典當中,也介紹了菩提心的修法。

但如果沒有實修菩提心,則即使把《入菩薩行論》等論典從頭到尾全部背下來,菩提心在我們日常生活當中所起的作用還是微乎其微。

菩提心有兩種:愿菩提心和行菩提心。還沒有真正的行動,只是有一種心愿:為了度化一切眾生,我一定要成佛,叫愿菩提心;有了愿菩提心以后,就可以稱為菩薩了。

因為每個人慈悲心的力度都不一樣,所以愿菩提心也有三種不同的層次:

第一,最殊勝的發心,是牧童似的菩提心。

牧童一般會讓牛羊走在前面,自己則跟在牛羊后面。此種發心的人大悲心非常強烈,根本不關心自己成不成佛,一心一意想讓輪回中的一切眾生成佛。發誓當所有眾生成佛以后,自己才成佛。雖然自己留在后面不成佛,也不一定有緣度化輪回眾生,但在強烈的大悲心生起以后,會生起這種殊勝的心愿——眾生沒有成佛之前,自己不成佛。

當然,這種心愿其實并不會實現。就像釋迦牟尼佛當年也發心:只要輪回當中有一個眾生存在,我就不成佛,而要竭力去度化未成佛的眾生。但釋迦牟尼佛卻提前成佛了,并利益了更多的眾生。因為殊勝大悲心的力度很強,所以會讓他快速成佛。這是自然規律,就算他不想成佛也沒有辦法,因為成佛的因緣已經成熟了。

第二,船夫似的菩提心。

開船的船夫最后會與乘客一起到達彼岸。同樣,有些人會發愿:我既不愿意走到眾生前面,也不留到眾生后面,我要與所有眾生一起成佛。

這個愿望也不可能實現,因為輪回當中的眾生無邊無際,無論怎樣去度,永遠都有未度的眾生存在。佛菩薩每一瞬間都在度化無量眾生,仍然無法度完所有眾生。盡管如此,我們仍然要迎難而上,發誓度盡天邊無際的眾生,即使能力有限,也盡力而為,能度多少度多少,總有眾生被我們度化,這也證明了菩薩心愿的不可思議、廣大無比。

第三,國王似的菩提心。

就像國王是自己先擁有王權之后,再利用手中的權勢去幫助、護持民眾一樣,這種菩薩是發愿自己先成佛,然后再去度化所有眾生,這個愿望是可以實現的。

這三種不同的菩提心,都不是發心度一部分眾生,也不是發心能度多少就度多少,而是度盡所有眾生。這樣的決心和勇氣來自于大悲心。

無論是在家人、出家人、富人、窮人、有地位的人、沒有地位的人,只要具備其中任何一種菩提心,從此就可以稱為菩薩。我們不能認為,菩薩是神仙或是念經念得多與受戒纖塵不染的人,其實只要有了上述菩提心的人,就是菩薩。

我們一定要爭取即生證悟,實在不能即生證悟,至少也要修成出離心和菩提心,這樣就有了非常好的基礎。如果當了一輩子的佛教徒,卻連出離心與菩提心都沒有,那這一生就算是白活了。

菩薩戒與居士戒和出家戒等小乘佛教的別解脫戒不一樣。小乘戒受持的時間,是盡形壽——從守戒之日到今生死亡之間,而不是生生世世。一旦死亡,戒體就自動消失;菩薩戒則是從受戒之日乃至成佛之間,即使死亡,菩薩戒也不會消失。依靠菩薩戒的引發力,下輩子就有可能會投生到有大乘佛法的地方,并找到具德的大乘善知識。即使沒有找到善知識或大乘佛法,菩薩戒也會發揮作用,讓具戒者自然而然就具備大悲心與菩提心。

關于這一點,過去也有很多公案。有些學小乘佛教的修行人,雖然他所處的環境是小乘佛教的環境;傳法的上師是宣講小乘佛教的上師;接觸的道友也是修持小乘佛教的。但這種人卻具有與生俱來的慈悲心與菩提心。如果我們即生好好修持菩提心,以后的生生世世也一定會越來越好。

過去的上師們說過:我們雖然在這一生當中沒有修出真實無偽的標準菩提心,只有造作的相似菩提心。即便如此,我們下一世也能度化像整個世界的人這么多的眾生,這就是菩提心的力量。

菩提心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,所以藏地有些大乘上師會在一生當中宣講幾百次《入行論》。可以說,在某種程度上,菩提心是萬能的。從消除罪障的角度來說,在菩提心生起的一瞬間,我們從無始以來所造的五無間罪等罄竹難書的罪業,都有可能連根拔除。就算沒有徹底消滅罪業,也不會讓我們墮地獄太久,蒙受不可堪忍的痛苦;從積累資糧的角度來說,只要菩提心一生起,就能積攢無量的資糧。正如《入中論》所說:“聲聞中佛能王生,諸佛復從菩薩生,大悲心與無二慧,菩提心是佛子因。”如果沒有菩提心,世上不會有任何一尊佛。只有發了菩提心,才能最終成佛。即使是八地菩薩,如果沒有菩提心,就會永遠安住于禪定狀態而出不來,這樣也就不能成佛。因為八地菩薩斷除了所有的我執,他的禪定境界非常寂靜,沒有任何障礙的,一旦他進入禪定狀態,如果沒有菩提心,八地菩薩的修行就會從此間斷,再不能往上發展。即便是成佛以后,假使佛沒有菩提心,則佛陀度化眾生的事業也會間斷。就像阿羅漢一樣,證悟了空性,斷除了貪嗔癡我慢,卻不會度眾生,所以菩提心與菩薩戒非常重要。

戒律要保持清凈,也只能依靠菩提心。阿底峽尊者的一位弟子曾問阿底峽尊者:該怎樣清凈戒律?阿底峽回答說:有菩提心就能清凈戒律。我們都是修學大乘佛法的人,修學大乘佛法一定要修學菩提心;真正修起了菩提心以后,就應該受菩薩戒,而且不能犯菩薩戒。

菩薩戒有三種:攝律儀戒、攝善法戒、饒益有情戒。

攝律儀戒中,包含了居士五戒,出家人的沙彌(尼)戒、比丘(尼)戒,以及按照龍樹菩薩儀軌所講的十八條或二十條根本戒,或無著菩薩所講的四條根本戒(詳見《慧燈之光》叁之“如何自受菩薩戒”)。大乘佛教、小乘佛教與世間法,以發心來判斷。有菩提心的人去受別解脫戒,則別解脫戒也會成為菩薩戒。如果沒有菩提心,只有出離心,則其受的別解脫戒就是小乘的戒;如果連出離心都沒有,只是為了享受人天福報而去受戒,則只能稱為人天佛法。

二、正義

此處要介紹的,是饒益有情戒,也即利益眾生的戒。

饒益有情戒有十一條,發了菩提心的人如果有能力去做這十一條,卻故意不去做,就會犯戒,只是罪過并沒有違反十八條或二十條根本戒那么嚴重,但也會犯一個細微的戒。

(一)幫助眾生

有兩種需要幫助的對象:

第一,需要幫助工作的。凡是比較有意義的事情菩薩就應該去幫助。有意義與沒有意義的界限是:間接或直接對眾生有害,或者是對眾生沒有利益的事情,都叫做無利、沒有意義;間接或直接對眾生有利的事情,都叫做有意義。

第二,需要幫助救苦的。幫助病人、殘疾人、精神病患者等等,比如看到眾生生病了,就去買藥給對方吃,或帶對方去看病,去醫院當義工照顧病人;看到動物生病了,如果有能力,就把動物送到獸醫院治病等等。在這些方面,有些基督教徒做得非常好。

雖然一個普通人做不出什么驚天動地的事情,但若能以偉大的菩提心作為基礎,點點滴滴做一些事情,也能成為大乘利眾之滄海一粟。

但是,幫助眾生不能以聞思修作為代價。如果放棄聞思修,去幫助眾生做一些不是很重要的事情。雖然表面上看來是在幫助眾生,是在做一件好事,但是實際上卻放棄了更重要的利生之事,從長遠來看,這是得不償失,對眾生沒有太大幫助。其實,真正發了菩提心的人的聞思修,就是利益眾生。

但是,除了聞思修行的時間以外,如果還有時間去幫助他眾,卻因為懶惰而不去幫助他人,就會犯戒。

人類從有史以來到現在,任何一種文化與思想體系當中,都沒產生和出現過菩提心這樣的思想。在大乘佛法里,行為的偉大與否,好壞之別,是以利益眾生為分水嶺,對眾生越有利,就越偉大。

(二)教化眾生

教化眾生,也即教給眾生各種方法。具體有兩種:第一,是教授出世間的方法。比如聞思的方法、修出離心和菩提心的方法、修禪定和證悟空性的方法等等;第二,是世間的生活和工作方面的方法。比如說,假如有人在做一些對眾生沒有什么傷害的生意時,經常出問題,搞得焦頭爛額、狼狽不堪,如果我們很清楚他的問題出在哪里,也有能力幫助,就要給他出主意,并設法幫助他。如果把別人的困難不當一回事,不愿施以援手,就會犯戒。因為這種行為已經與我們當初發的菩提心有一點沖突了。

(三)報恩

世間人也會說:滴水之恩、涌泉相報。凡是對自己有恩的眾生,都應該報恩。報恩有兩種:一種是對不求回報的對境報恩;一種是對希望得到回報的對象報恩。在菩提心基礎上的報恩,與世俗倫理道德中講的報恩有所不同:世間的報恩,多數是帶有禮尚往來,我敬你一尺、你回我一丈的想法,或認為某人對自己好是理所當然的,所以不需要自己報恩等想法;菩提心所攝持的報恩,是不求回報的,而且無論對方是否要求回報,都一視同仁、知恩報恩。

本來眾生都曾經是自己的母親,對自己恩重如山,所以我們理應對一切眾生發菩提心。哪怕眾生的微小恩德,也要盡力報答。若能養成這樣的習慣,對我們菩提心的成長會很有幫助。

(四)救災

災難包括自然災害和人為的災難。在發生地震、水災、干旱等各種災害時,大乘佛教徒應該帶頭去救災。作為佛教徒,在大災大難來臨的時候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是情理所在。能去災區直接救援就決不推辭,即使不能去現場,也可以通過捐款等各種方式來幫助受災眾生。大乘佛法一直都在強調利益眾生,如果僅說不做,那就是虛偽。

俗話說:磨刀不誤砍柴工。佛教徒也應該重視自己的修行,具有一定能力的時候,再去度化眾生、幫助眾生,則利益眾生的力度更大、效果更好,也是很有效的途徑。

打一個比方,假如東門著火了,井水在西門,自己又在城中心。若要救火,就必須先趕往西門去打水。如果慌不擇路,兩手空空地去往東門,雖然似乎是在趕往火災現場救急,但實際上根本起不到作用。而看似南轅北轍的前往西門,才真正是明智之舉。幫助眾生也必須具備一定的能力、條件與工具。

(五)消除精神痛苦

精神痛苦指失去親人、失去財產、失戀、失業等引起的焦慮、抑郁癥等各種精神病,現代人非常需要這方面的幫助。在這個問題上,佛教將來能起到很大的作用。大乘佛教徒在遇到精神病患者的時候,應該去幫助他們。在大乘佛法里,也有很多真正能解決心理疾苦的方法。這樣就能有效地幫助對方緩解各種精神上的痛苦。所以,佛教徒,尤其是學大乘佛法的人,應該帶頭去消弭眾生的心理重負。

(六)扶貧

根據自己的經濟條件,盡量去幫助那些窮困潦倒、一貧如洗的人。這也是六波羅蜜多當中的布施度。金錢的價值是解決貧窮的痛苦。而舍不得用,舍不得給的金錢等于不存在。有機會幫助窮人是很榮幸的,得到幫助的人也會很高興的。菩薩需要的就是讓眾生高興,這就夠了。

(七)給予依處

如果有人想依止自己,來求學或尋求幫助,而且是誠心的,就應該允許對方依靠、依止,但不能有任何自私心。依止以后,一定要給他創造學習和修行的條件,也要想方設法為對方解決生活問題。如果不能做到,則不讓對方依止也可以。

(八)隨順眾生

如果有人為了表示好感,而誠心誠意地送給自己一點吃的、喝的等小心意,或因為喜歡和自己在一起,而邀約自己,在沒有什么不便或不會對對方不利的情況下,就應該隨順對方,接受對方的好意,經常與對方保持來往,吃吃飯、聊聊天。并通過這種方法讓對方行菩薩道、走解脫路。

大乘佛教徒在隨順眾生的過程中,若發現因自己的言行舉止而給對方造成痛苦或不開心的時候,應如此觀察:以此痛苦或不開心能否令此人改邪歸正或斷惡行善,如果不能,就應隨順眾生,而不能使其痛苦;若能令其改邪歸正或斷惡行善,就不能隨順眾生,因為這樣才能最終利益對方。如果發現,自己隨順眾生的行為,雖然能讓對方暫時幸福開心,但最終卻于其有害的話,也不能隨順。以此類推,就能知道隨順與不隨順的尺度。

現在很多學佛的人就不懂得隨順,因為自己吃素,就要求全家都必須吃素,所以經常在家里鬧出矛盾,搞得全家都不愉快。其實,我們也可以隨順家人,吃三凈肉或肉邊菜,然后逐漸地引導對方取舍因果。但不能為了隨順家人,就去殺雞、殺魚、吃海鮮,這是原則性的問題,所以不能讓步。從大乘佛法的角度來講,諸如性質惡劣的殺、盜、淫、妄、酒等行為,會對眾生構成極大傷害,就不能毫無原則地隨順。除了這類事情以外,還是盡力隨緣。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,不隨順眾生是不對的。

佛教要與時俱進,佛教徒也應該融入社會,把修行與工作,學佛與家庭的關系協調好,不要搞得沖突四起,這樣佛教才能有發展空間。我們不能因為學佛就與社會格格不入,這樣就沒人敢學佛了。雖然從菩提心當中產生的一些行為會顯得與眾不同,但在沒有必要的時候,我們的外表應該跟大家一樣。佛教修行與生活不矛盾,但也要注意協調關系,融入生活。

(九)贊嘆入正道者的功德

看到別人有信心、布施、戒定慧和聞思修等功德的時候,要贊嘆和鼓勵,以令對方高興、精進。當然,如果贊嘆會導致對方產生傲慢等不良情緒,就可以不贊嘆。

凡夫的性格或習氣就是喜歡講自己的功德,而不喜歡講別人的功德。即使明明看到了,都避而不談。佛教,尤其是大乘佛教提倡要學會贊嘆、宣揚別人的功德,隱藏、淡化自己的功德。

(十)挽救入邪道者

在眾生造惡業的時候,應該想辦法挽救對方,令對方轉變。在保證自己沒有自私和嗔恨心的情況下,可以以慈悲心根據犯罪的輕重適當地予以批評或懲罰,但前提是為了對方好,哪怕僅有一點自私,所謂的批評與懲罰就會成為罪業,所以不允許。

如果見到別人造惡,卻不愿得罪人,充當好好先生,讓對方繼續干壞事,就是放棄眾生,如果這樣,就會犯戒。

(十一)用神通度化眾生

一般情況下,佛陀不允許宣講、示現神通,但在必要的情況下,可以用神通度眾生。假如對方看到自己示現神通之后,會對自己言聽計從,繼而斷惡從善,此時若除了利益眾生之外沒有其它理由,就應該示現神通去度化對方。假使有神通而不示現,就會犯戒。當然,如果沒有神通,則不示現也不會犯戒。

《百業經》當中,有很多這樣的故事:有些很野蠻的國王、軍官,在殺害一些阿羅漢的時候,無論怎樣勸告,都拒不聽從、一意孤行時,阿羅漢一示現神通,他們當即跪下來磕頭求饒、悉心懺悔,并從此成為虔誠的佛教徒。這就是示現神通的好處。

以上十一條戒,為饒益有情戒。除了其中最后一條以外,其他十條我們普通人也都可以做到。發了菩提心以后,利益眾生就是我們的工作,不需要媒體的宣傳,他人的夸贊,將來的回報,它就像吃飯一樣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。有菩提心作為基礎,我們做的任何利益眾生的事情,才能真正利益到眾生。我們的人生才真正是偉大、光榮、有意義的。

?課程相關資源
  • 本課資源下載
  • 相關課程
* 本文由以下音視頻文件整理而成
類別時長大小格式下載
有聲書 0:27:00 12.42MB MP3
電子書 2.09MB PDF

pk10全包稳赚投注技巧